您的位置: 主页 > kzy368史上最全的男性健康手册
血钻野燕麦

kzy368史上最全的男性健康手册

❈❈

 他无奈之下,内心也不敢升起丝毫叛宗之意,对于血妖老祖的手段,他当年早已恐惧,如今多一个恐惧之人,尤其是还是少宗,他也不是不可接受。

  他直接发下了道誓,在他誓言出口的刹那,他身体外的漩涡,对他再没有了吞噬之力。

  血妖大法气血境,因少了一个人,立刻其他妖火二老,压力顿时倍增,而孟浩这里,气血的疯狂涌入,他渐渐似触摸到了一层说不清的状态。

  似乎……那是一种近乎无限的意识,存在于南天大地外,隐隐与世界存在了千丝万缕的关联。

  “是问道么……”孟浩双目一闪。

  “服,老夫愿意臣服!!”漩涡内,妖火老二,怒吼开口,咬牙发下道誓,他此刻身体枯萎,整个人精气神都萎缩到了极致,再坚持下去,他的肉身就会直接粉碎。

  随着他也臣服,漩涡内的那位斩灵第二刀的妖火三祖中的最强者,他咬牙坚持,可身体的枯萎,血水的渗透,直至身体都出现了裂缝,眼看就要崩溃。

  “老夫臣服!!”他长叹一声,在这血妖大法下,他不得不臣服,同样的,对于孟浩,他的敬畏一样强烈,对方无论是修为,还是手段,都不是他可以对抗。

  臣服时,道誓发出,孟浩目光一扫,刚一落在漩涡内,因没有肉身而无碍的玄天老祖身上,立刻这玄天老祖浑身抖索了一下,赶紧尖声开口。

  “我也臣服!!”

  在这第二峰与第四峰全部臣服的刹那,第五峰上,驼背老者也扬声开口。

  “老夫原道子,拜见少宗!”

  在这老者身后,那妩媚的女子,此刻已狂热的目光望着孟浩,赶紧拜下,随后整个第五峰,所有弟子,齐齐跪拜下来。

  “拜见少宗!”

  半空中,妖火三老与玄天老祖,也再没有什么号犹豫的,全部抱拳深深一拜。

  “拜见少宗!”

  第四峰,第二峰,第一峰,整个血妖宗二十万弟子,声音全部传出,音浪滔天,超越之前第一峰五万人,此刻惊天动地。

  孟浩在半空,右手一挥,立刻血色漩涡消失,血手也一样消失,同样的,孟浩也感受到了体内吸收而来的气血,也正在快速的消散。

  “不可浪费,要看看这血妖大法,到底有多强!”孟浩目露奇光,他猛地握拳,向着天空一拳轰去,将体内吸收而来的所有气血,在这一刻,凝聚于一起,直接轰出。

  天地色变,轰鸣惊天,孟浩一拳落下,苍穹震动,无数虚无撕裂,一个巨大的黑洞,蓦然间在天空上被撕出,化作一道扭曲的长虹,直奔无尽虚无。

  远远看去,如同天空出现了一条黑龙,狰狞无比,欲将天崩。

  这撕裂的苍穹内,散发出一股让斩灵颤抖的气息,撕天裂地,撼动问道!

  这一幕,震撼了所有人,哪怕是斩灵,也都深吸口气。

  “这一击……已有问道之意!!”

  “堪比初踏问道的一击!”这一刻,所有人都对孟浩这里,彻底服气,再没有半点不敬。

  那些寻常的弟子,一个个更是骇然,随之狂热的感觉,更为强烈,少宗之声,越来越强,回荡八方。

  孟浩深吸口气,他已将这血妖大法,看的很高,可直至现在,他才突然发现,这血妖大法,远超他所知晓的强悍!

  “此术,超越了九宝天身诀,应该与神秘的枯炎妖法本尊道是一个层次!”孟浩双眼一闪。

  “这还仅仅是血妖大法的第一个境界,如果是修成了第三层与第四层,达到了第二个境界圆满,那么出现的就是十个漩涡!

  这十个漩涡,化作一个巨大的血手,可吞噬修为之力!”

  “而若是修成了第五层和第六层,达到了第三个境界,血魂境……按照功法的描述,天空会成为血色,苍穹化作大手,摘取魂魄!”

  “难怪血妖老祖说,我若能修成第四个境界,就可斩杀青罗宗六道老祖!”

  “到了第四个层次,达到了第二境界,灵脉境圆满,一旦施展,的的确确可击杀问道初期!”

  “此术,妖法!”孟浩猛的抬头,看向青罗宗的方向,他的目中杀机更浓,他的心底,戾意更多,魔念更深。

  “我的修行之法,以九天宝身印,强悍肉身,以血妖大法,融合血仙神通,成为我杀手锏!

  以黑白二珠融入第九山,创造我自己的神通!

  最后……我要修行枯炎妖法本尊道,以此术,开辟我的本尊分身!”

  “当这些都圆满时,我定能找到,斩第三刀的感悟!”

第708章 许清苏醒

  此刻孟浩站在天空上,在他的上方,那道苍穹裂缝,触目惊心。

  四周血妖宗弟子,一个个都抬头望着孟野燕麦浩,不管是谁,这一刻都心神震动,眼中的孟浩,已成唯一。

  哪怕是血妖宗的斩灵修士,也都在这一刻,心底的敬畏,化作了烙印。

  在这整个血妖宗的寂静里,忽然的,一个沧桑的声音,从正中的血妖山上,蓦然传出。

  声音沙哑,似蕴含了无穷岁月,回荡八方,落入每一个血妖宗弟子的耳中。

  “孟浩,三百年前出生于南域赵国,本是一介书生……”

  “因机缘巧合,踏入修行之路,完美筑基,九座道台,灭杀结丹!”

  这声音,正是血妖老祖,回荡间,血妖宗每一个修士,都凝神去听,当说起南域赵国时,王有财神色内,露出追忆,赵国,也是他的故乡。

  “而后,踏入南域,宋家招婿,一举夺魁,放弃宋家女婿的身份,拜入紫运宗!”

  “紫运宗内,以其炼丹之法,成就惊天高度,紫炉丹师,更被称之为……丹鼎大师!”

  血妖话语一出,整个血妖宗,在这一刹那,再也无法保持寂静,传出了轰天哗然之声,所有饿目光,瞬间再次凝望孟浩时,看着半空中神色平静的身影,吸气之声此起彼伏。

  “孟浩……我想起来了,他是孟浩,他是紫运宗当年的丹鼎大师!”

  “天啊,我去年还在一次拍卖会上,看到过一枚有丹鼎印记的丹药,拍出了一个天价!”

  “是他!!丹鼎大师!!”

  “我想起来了,这孟浩当年惹下大祸,从此失踪!”

  众人看向孟浩时,目中的狂热,瞬间强烈了不少,他们之前服的是孟浩的修为,可如今,对于孟浩的经历,在这震撼中,心底更为敬佩。

  李诗琪默默的望着孟浩,她的脑海里,浮现了曾经的一些记忆。

  “筑基可杀结丹,结丹可斩元婴,孟浩之事,当年你们也都有所耳闻,他离开了南域,去了墨土,于墨土内崛起,踏入西漠,在紫雨浩劫中,以一人之力,带着一个部落,斩杀无数,名动西漠!”

  “而后,他沉浸在可腐朽万物的紫海内,感悟大道,踏入元婴大圆满!”

  血妖老祖的声音,依旧沧桑回荡,传入所有弟子耳中,掀起了滔天大浪,他们无法置信的看着孟浩,孟浩的经历,对他们来说,如同一场传奇。

  就连那几个斩灵老祖坐下对孟浩之前有敌意的亲传弟子,此刻也都在看向孟浩时,目中起了尊敬与狂热。

  “他居然有这种经历!”

  “与他比较,我们就如同生活在安逸里,就算是平日中血杀很多,但与他这一比……我们的经历,不足一提!”

  孟浩沉默,听着血妖老祖说着自己的过去,仿佛在听另外一个人的故事,对于血妖老祖如此的了解自己,孟浩没有意外。

  “那个时候,孟浩是元婴大圆满,可他却与斩灵第一刀的修士一战,灭对方部落,与此修大战,轰动墨土,惊动西漠。

  可惜这一战并未长久,也没有传出太远,他就去了妖仙古宗!

  妖仙古宗内,具体如何老夫不知晓,但明白一件事情,那里……因他而璀璨!”

  “外出妖仙古宗,孟浩遇到王家问道巅峰第十祖,斩杀其分身,被逼入天河海,与其交手数次,最终被夺走修为,化作凡人!”

  血妖老祖说道这里时,四周吸气之声已如音浪,每一个人的无法置信,都到了极致,他们以为之前孟浩的经历,就已是传奇,可现在来看,居然更加曲折!

  “居然……成为了凡人?”

  “他之前失去了修为?与问道巅峰为敌,少宗……非常人!”

  “他失去了修为,可如今看去,分明是强悍至极,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四周嗡鸣回荡,妖火三祖也大吃一惊,其旁的玄天老祖,看向孟浩时,也露出了震惊之意,尤其是第五峰上的驼背老者,更是目露奇光。

  他身边的妩媚女子,还有其他山峰的亲传弟子,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事情,此刻一个个都呼吸急促,凝神看向半空中,平静的孟浩,隐隐的,他们似乎在孟浩身上,看到了一丝落寞。

  王有财怔怔的看着孟浩,他知晓后面的故事,但却不知道具体。

  孟浩依旧沉默,对于血妖老祖连自己在天河海遭遇王家第十祖的事情都知晓,孟浩一样没有疑惑,青罗宗的一切,早已说明了所有。

  而显然,血妖老祖也没有对孟浩有所隐瞒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

  “成为了凡人的孟浩,选择了往生洞!”

  “往生洞内,他的道侣付出了所有,最终他往生,斩下第二刀,成就问道之下第一人,而他的道侣,则被镇压在了青罗宗!”

  “青罗宗内,孟浩杀去,以一人之力,灭杀青罗宗数万弟子,斩杀数个斩灵修士,最终更与青罗宗第一老祖,六道一战!”

  “这一战,老夫出手,也就有了,血妖宗的少宗,孟浩!”

  “这就是他的故事,你们……谁不服?”血妖老祖沧桑的声音悠悠传出,回荡血妖宗内,让每一个听到的弟子,此刻内心早已掀起了滔天大浪。

  他们被孟浩的经历所震撼,被孟浩所走过的路而震惊,更是对孟浩的修为,对他的人生,对他的一切,在这一刻,产生了强烈的狂热。

  就连妖火三祖以及玄天老祖,此刻也都是骇然中,忽然明白了一切。

  第二峰上的那七个玄天老祖亲传弟子,还有第四峰上那拿着扇子的青年,还有第五峰上的妩媚女子,他们都在看向孟浩时,心神被强烈的震撼。

  他们彻底的明白了孟浩的强大,是一种凌驾于天骄之上的恐怖。

  甚至在他们看来,这样的人,能成为少宗,不但当之无愧,甚至就算血妖宗,也很难拥有这样的少宗。

  这分明是,可以开宗立派之人!

  所有人,在这一瞬,齐齐向着孟浩,抱拳一拜。

  “拜见少宗!”

  孟浩的修为,镇压的所有人不服的念头,他的经历,震撼了所有人心中的最后一丝悖逆,眼下的孟浩,随着血妖老祖的话语,已成为血妖宗内,名副其实的……少宗!

  孟浩没有说话,右手抬起一挥,立刻黑白二珠第九山消失,与此同时,铁血二祖的元神,也被孟浩放出,没有去真的抹杀。

  这二人的元神此刻颤抖,他们在黑白二珠内看到了外界发生的一切,也听到了血妖老祖的话语,此刻对孟浩这里,再没有丝毫挑衅之意,而是存在了深深的敬畏,随着其他人,一起向着孟浩拜下。

  孟浩目光扫过血妖宗众人,沉默中转身,迈步间,走向远处,他没有选择五座山峰任何一座,而是在这五座山峰外,寻了一处鸟语花香的山谷,在这里,居住了下来。

  而这原本无名的山谷,也因孟浩的居住,在所有血妖宗弟子的心目里,成为了仅次于血妖老祖所在山峰的圣地。

  有弟子心甘情愿来这里守护,使得这山谷,成为了血妖宗极为重要的一处区域。

  尤其是王有财,更是因孟浩这里,在血妖宗内,声名赫赫,甚至第五峰的驼背老者,更是亲自出面,将王有财收为徒弟。

  使得王有财,直接成为了第五峰的亲传弟子,身份立刻与以往截然不同。

  而孟浩所在的山谷,在血妖宗弟子的私下里,被称之为……少宗谷。

  少宗喜安静,故而少宗谷内,若无召唤,众人不敢踏入其内。

  时间流逝,九九八十一天后,孟浩所在的山谷内,有一间木屋,四周花香弥漫,青草处处,看起来如同世外桃源。

  此刻,在他的面前,有一个女子躺在那里,双目紧闭,容颜美丽,身上散发出阵阵仙灵的气息,白皙无暇。

  孟浩望着女子,默默的等待。

  当夕阳时,这女子的睫毛轻轻颤抖,仿佛在凝聚睁开眼的力量,不多时,她缓缓的……睁开了眼。

  在睁开眼的瞬间,她的目中露出了茫然,仿佛有无数记忆在这一刻,齐齐浮现在脑海里,久久不散,直至半晌后,这迷茫消失,化作了清明后,她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,始终柔和的望着自己的……孟浩。

  许清望着孟浩,神色温柔,笑了。

  她的笑容很美,微笑时,她轻轻的坐起,右手抬起抚摸孟浩的脸庞。

  “能苏醒的感觉,真好……”

  孟浩望着许清,一样露出笑容,只是在那目中深处,藏着悲伤,因为这样的一幕,只有九十九年。

  “这九十九年,我不离开这片山谷,只陪着你……直至轮回。”许清轻声说道。

第709章 上古道湖

  一年。

  孟浩来到血妖宗,已整整一年的时间,这一年,他没有走出山谷半步,也无人来打扰他,在这鸟语花香的山谷内,他与许清,看着日出日落,在这平静中,度过着温馨。

  一年来,许清没有再去修行,如同凡尘里的小女子一样,陪伴着孟浩,时而有笑声从山谷内传出时,外面的血妖宗弟子,都一个个含笑回头看向山谷。

  那里,有他们的少宗,也有少宗的道侣。

  一年的时间,孟浩在血妖宗内的威名,不但没有减少,反而随着外界渐渐将青罗宗的事情传出,渐渐孟浩这里,被人知晓成为了血妖宗少宗之事的传开,越发的赫赫。

  斩灵强者,丹鼎大师,血妖宗少宗,大战青罗宗,这一个个事情的传出,使得南域所有人都想起了孟浩。

  而孟浩这里,也知晓了王家的凄惨,知道在这南天大地,不知在哪一个位置,有那么一个失了魂魄的疯子,口中喊着成仙,迷失了所有。

  一年来,孟浩没有放弃修行血妖大法,可对于这第三层,他多次能感受到,可却无法踏入,总是缺少了一些什么。

  孟浩知道,这是瓶颈,对于此事,血妖老祖没有提醒过半点,甚至这一年来,也都没有在孟浩耳边说过一句话。整个血妖宗,似全部交给了孟浩,使得孟浩这里,成为了血妖宗内,此刻一言可决定生死的存在。

  孟浩这里虽说血妖大法没有突破,但这一年来,他对于九天宝身印的修行,已有所明悟。

  此法粗暴简单,可让肉身强化,但却需无数法宝融入体内,甚至可以说,这就是一门……将自己的身体,炼制成法宝的神通。

  若换了其他人,就算明悟,也很难修行,毕竟这术需要的法宝,太多太多,仅仅是修行第一层,就需要一万斩灵级别的法宝。

  好在不是斩灵修士的本命法宝,否则的话,孟浩会立刻放弃修行,这根本就不是他可以修炼的法术。

  可同样的,一旦修成了第一个层次,那么他的肉身,就可直接超越斩灵,达到问道境界,肉身问道,气血内都有天地法则存在。

  这样的身体,已是至宝。

  若能修行第二个层次,则他的肉身,可突破问道,直接降临肉身仙劫,若能度过……他就是气血成仙。

  “此术一共四个层次,若能修行最高……”孟浩目中露出精芒,但很快就消散,修炼到第四个层次所需要的物品,他甚至都没有听说过。

  “还有这枯炎妖法本尊道!”孟浩目露奇光,这一年来,他最大的收获,不是九天宝身印,而是这枯炎妖法本尊道!

  此术孟浩终于将其琢磨出了一些头绪,此法可凝聚出分身,南天大地,分身术法虽说不多,但也不是罕见,一般斩灵修士,都会想办法获得一种分身之法。

  毕竟分身若死亡,本尊还可以存活,甚至本尊若陨落,分身也依旧能有生机,多了一个分身,就等于是多了一条命。

  可修行分身的法门多种,残次不齐,而这枯炎妖法本尊道,在妖仙古宗内,也是排名极高的道法,更是当年李主坐下,三大妖尊之意的枯炎妖的本命道法。

  其强悍的程度,哪怕是在第九山海,也是声名赫赫。

  “几乎所有的分身术法,都是从自己魂魄内,分出一缕魂,作为魂引,融入或是以血肉,或是以灵体,或是以法宝形成的分身内,从而达到与本尊相通的目的。

  这是最安全的,不存在反叛的问题。”

  “可这枯炎妖法本尊道,居然不是分,而是养!”

  “以自己的血肉,养一具同源的分身,还需要在这分身内,融入一缕魂,此魂不可是自身之魂,而是外人的魂魄。

  魂魄越强,则分身就越强!甚至还可以填入多魂,使得这分身,越来越强!

  不是以魂控身,而是以身控魂!枯了魂,化作炎火,滋养分身,这不是道术,这是妖法,一旦分身养出,自身意志化作本尊,镇压分身内,成就本尊道。”

  “身如窍,魂如刀,藏窍之法,也就是掌握锋芒之力!”

  “此法,霸道至极!”

  “枯炎妖法本尊道!”

  “此法修出的甚至不是分身,而是第二本尊,至强本尊!”

  这一年的时间,外界也发生了不少的大事,其中最惊人的,反倒不是孟浩这里,而是南域三大险地的上古道湖,多次喷发。

  这样的喷发,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来越频繁,开始还是道湖四周的道井,可如今,甚至道湖区域内,也都出现过喷发的现象。

  “上古道湖再次喷发了!”

  “我听说一个月前,一处在道湖区域内的小湖中,居然喷发出了一件斩灵之宝!”

  “莫说是道湖了,就连四周的道井,也都连续数次喷发,如今那里修士凝血钻野燕麦真有那么好吗聚,听说不少人都有所顿悟。”

  血妖宗内,在最近这几个月,也经常有弟子之间说起此事,甚至也有不少外出宗门,在上古道湖区域的四周,寻找机缘造化。

  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来越多的血妖宗弟子,对于上古道湖那里,极为向往,若仅仅如此,最多也就是吸引结丹以及元婴初中期的修士罢了。

  可当一个月后,一剑宗的一位元婴大圆满的修士,在那道湖旁,直接顿悟斩灵后,此事轰动整个南域,使得所有在元婴大圆满境界,无法斩灵,且又敢于斩灵的修士,立刻赶往上古道湖,寻求造化。

  更有甚者,很多人同时见证,在那道湖区域内,爆发过一次极为强烈的喷发波动,按照那波动的程度,似可让斩灵修士,在其内感悟大道。

  此事一传出,好比暴风扫过整个南域,使得南域各宗家族的斩灵老祖,纷纷怦然心动。

  血妖宗内,一样如此。

  “少宗,道湖喷发,老祖闭关不问宗门之事,这种机缘造化,我血妖宗可要参与进去?”

  “是啊少宗,如今其他几个宗门家族,都蠢蠢欲动,甚至一剑宗已在数日前派出大量修士,斩灵带队,已前往上古道湖。”

  “上古道湖,外围道井喷发时间没有多少规律,但道湖内的小湖,却是二千年喷发一次,其内主湖,万年一次。

  如今算算如此,正是要到了上古道湖,所有湖泊齐齐喷发之时!”

  铁血二祖以及玄天老祖,还有妖火三祖,获得孟浩的允许后,踏入山谷内,向着盘膝坐在木屋外,面前放着酒壶的孟浩抱拳时,纷纷开口。

❈❈

kzy368

血钻野燕麦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《中国男性健康万里行》广州站——暨广州建国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